在这种宣传之下,消费者很自然地会把预调酒当成一种耍酷的道具,而不是一种日常饮料。